神州视窗

和平年代,他仍是英雄

2018/7/11 13:18:11  百姓生活网

今年90高龄仍身体健壮的王存保

前一段从媒体上看到介绍战斗英雄王存保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果敢指挥全连击落2架敌机事迹的文章,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高兴激动的是,41年后又能重温忘年交“王老”的英雄事迹;遗憾内疚的是,当年和他在一起朝夕相处的时候,竟没能够把老友惊天动地的壮举向世人披露。

本文作者张号立老师(左)

本文作者张号立老师(左)讲述寻找王老战友的经过

王老艰苦朴素,谦虚笃厚,平易近人的好作风,是出了名的。他转业时,属于正营职,先后担任汽车站站长、供销社指导员、五交化公司书记兼经理,工资80元,是当时县上最高的。可是他粗茶淡饭,穿着极为朴素;平时上下班,总是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有人劝他说:“交电公司经理骑烂车子,不怕人笑话?”他总以微笑回答:“旧车子骑着顺当舒服。”他也从不摆老资格,更不喜欢别人称呼他的职务,因而人们只能叫他“老王”。多年来,同志们经常在一起议论称颂他,不约而同把他称呼为“王老”。联想现实中,有人还没做官,就梦想出人头地,一坐上官位,就花天酒地、颐指气使、热衷于称官道衔的丑恶形象和卑劣作风,就更感王老亲切可爱。

2018年7月8日和王老相聚同战友亲属视频通话

王老夫妇

王老夫妇 

 

 

王老克己奉公,心系同志,在县直单位中,是绝无仅有的楷模。按他的资历、级别、职务,还有家庭不在芮城而且人口多的实际情况,完全可以在单位分到公房,可是他租房16年。同志们举出许多事例,说明他完全有资格享受入住家属院的待遇。他总说:“职工们也缺房住,我工资高点,就租房吧!”还有,每次晋升工资时,他仍以同样的理由,把名额让给其他同志。就这样,30年间王老没提过工资。他一家五口人,开支很紧张,为此,他老伴出外找些零活干,弥补家庭生活不足。

 

 

从上世纪70年代起,社会上兴起一股风,那就是官员凭借职权,让夫人轻而易举地参加工作,捧到铁饭碗。王老是解放战争时期的老干部,又在单位掌管实权,设法把妻子安排在其他单位,借机转为正式工易如反掌,然而他不这样做,甚至连单位的合同工也不让妻子干。同事们劝他在适当时期,给老伴安排个稳定工作,不要让她自谋职业,长年累月为生计而东奔西走。他的回答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应当时刻考虑的是人民大众的利益,而不是自家私利。”他还常说:“在战斗中,我的许多战友,为了革命,光荣牺牲了,他们什么也没得到。现在国家给我这样高的荣誉、地位、待遇,和那些长眠大地的英雄们相比,不知道要好多少倍,我知足了。再以权谋私,那就是忘本,就是背叛。”

王老同战友亲属视频通话

王老同战友亲属视频通话

英雄也是活生生的个体,也具有常人温柔善良的品性和祈求完美、追享幸福的心愿。在坚持原则同个人利益的临界线上,他们也有痛苦的思索与选择。但当个人与集体、国家利益冲突时,他们对自身的追求往往会选择放弃。王老正是在这个分水岭上挺过来的和平年代的大英雄。

王老的老伴同战友亲属视频通话

王老的老伴同战友亲属视频通话

掌权不霸权,是王老难能可贵的传奇风格。在计划经济时代,尤其是经营支配紧缺商品部门的一把手,更是炙手可热的人物。那时,在领导体制上,推行“一支笔”规则,这实质就是从财物到人,都是一把手说了算。他们的利益需要,就是计划、就是政策。有人不能正确理解、运用手中的权力和应尽的职责而走上犯罪的道路。王老却不是这样,他先后在交通局、商业局等实权单位任职。他清醒地认识到,组织把他安排在要紧的岗位上,就是因为看重自己,因而非常珍惜手中的权力。他长期任职的五交化公司党政班子有3个人,他依据公司的任务、职责、权限,明确分工,让他们各自独立行事,从不越俎代庖。因而其他两位都对他极为尊重。他调县委工作7年,仍然兼任原单位领导职务,那时班子成员经常到县委向他请示工作。他总是说,重大问题,按议定的原则办,要多和部门负责同志商量。有时我们也和他开玩笑:“你看某公司经理,一天多忙,门前总是一长串人排着队请他签字,可你一个字也不签,一个条也不批?”他总是严肃地回答:“这不是正常现象,不能正确行使权力,总是要跌跤的。”正是由于他能够敬畏权力,所以数十年来,他总是被评为廉政领导干部。

 

王老全身心投入工作的忘我精神,感染着县委大院的每个同事。整党办内勤组4个人,后来由于各种原因,办公室的内务全落在了他身上。全县14个公社、工作团,数十个县直单位的上传下达的电话,就忙得他喘不过气来,还要向上下级各单位发送文件,办公室抹桌子、扫地、打水、楼道垃圾清理事务,别人也很少沾手。

王老的孙子同王老战友亲属通话

一天夜深了,县委书记发现王老还在忙碌着,不由感慨地说:“老王,这么晚了,真是辛苦了。”因为他俩平时无所不谈,所以,就开玩笑说:“习惯了,你不也是没睡觉吗?”说罢,两人哈哈大笑。昔日战场上的指挥员、战斗英雄,甘当普通一兵的高尚情操,着实令人钦佩!

在舆论宣传方面,王老为县委立了大功,也是有口皆碑。1975年5月,我和张亦农同志一起被派往公社,了解报道一些优秀基层领导干部的事迹。我俩撰写的文章当时刊载在县委简报上。不久,省电台转播了张亦农的文章,《山西日报》选登了我的文章。我俩感到惊奇,因为我们没有向省报和电台投稿。我和王老谈及此事,他说:“你们的文章都是报道干部廉洁奉公自律的模范事迹,正好符合时代大方向,所以,我就把文稿寄给了省新闻单位。”我这才明白了事实真相。年底,县委通讯组组长刘觉生转交给我运城地委出版的《朝气蓬勃的共产党员》一书,说是我们的文章被该书录用,我俩被评为优秀调研员。我想,这次一定还是王老办的。于是向王老求证,他也作了肯定回答。

王老的孙子同王老战友亲属通话

 

在我的记忆里,县委在那3年,有20余篇文章被上级党政部门采用。这些稿件,绝大多数都是通过王老递交上去的。他的这一功绩在芮城县委的辉煌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张号立——原载2018年6月7日《运城日报》

责任编辑:温天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