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旅游

雷建德和他的西厢记系列作品 

2018/6/11 16:47:00  百姓生活网

  

雷建德与著名汉学家伊维德合影


  竹雨松风琴韵,茶酒梧月书声。

  人生的真趣是多方面的,只是人们大多被各种各样的忙碌驱赶得无路可逃,很难进入一种神安气平的境界。也有人能够白日里大会套小会,消息、通讯、言论,一个不能少。到夜晚寻得一个片刻,走进唐朝或历史画页的某一章小憩须臾,心底间落得个清风朗月古韵盈怀。然后,积十数年潜学,一笔一笔、零零星星地写下了由《西厢轶事·民间传说》、《西厢记·电视文学剧本》、《白话西厢记·章回小说》、《西厢轶事·连环画》、《西厢记与普救寺》电视专题片等组成的西厢记系列作品。这位就是山西电力报常务副总编辑、二级作家雷建德。

  2006年12月中旬,笔者到山西组稿,在太原见到了建德总编。分手时建德送了我一本刚出版的民族交响叙事曲《西厢记》总谱,其声乐部分的词作,就出自他的笔下。


雷建德(右二)与著名汉学专家田中谦二(中)合影


  细说起来,有关西厢记的系列作品建德多年以前就着手了,《西厢轶事·民间传说》是开篇之作。这本作品搜集整理了十一篇与《西厢记》相关的民间故事。著名戏剧家、中国艺术语言研究会会长马少波对此书描绘地域文化、民俗风物的语言魅力印象颇佳,曾在扉页题写了一段致贺的散曲:“愿有情人都成美眷,早些也月儿圆,迟些也月儿圆。”

  《西厢记·电视文学剧本》是系列作品的第二部。把西厢故事演绎成影视剧作的,大陆和海外不是一家两家,雷建德的作品在忠实原作的同时,又注重文学的厚重感,不失原作的神韵,被诸多的专家学者看好。书画家董寿平题写了书名,西学家王季思为之作序。这两位老人如今都故去了,他们对青年作者的欣赏与扶植,让建德至今感怀不已。

  《白话西厢记·章回小说》是系列作品的第三部。此书建德与冯建国先生合著,是一部可读性很强的章回体小说。《白话西厢记》的出现,使王实甫的古典名著以另一种语言状态和读者见面,扩大了受众面。著名学者吴晓铃曾在序言中称赞作品“文笔流畅,雅俗共赏。”戏剧家郭汉城则为此书题诗一首:“蒲关驿道去行人,小泥梨花谁掩门,一度凭窗肠一断,中条山竹染啼痕。”这首诗由山西电力系统书法家金增笔录,印入扉页,为该书添了许多光彩。

  此后,建德零零星星地又写了不少有关西厢记研究和介绍山西风土人情类的短文,还推出了《西厢轶事·连环画》、《西厢记与普救寺·电视专题片》两种文本。

  民族交响叙事曲《西厢记》其声乐部分的词作,建德数年以前就完稿了。作品由《初遇》、《听琴》、《幽会》、《离别》,四个乐章组成,曾在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山西作曲家宗国昌为词作插上了旋律的翅膀。老雷的词作既是整个民族交响叙事曲《西厢记》组成部分,也是内核。这部作品经中国电影乐团指挥张全先配器,曾由电影乐团搬上舞台。

  笔者与建德总编往来十余年了。他讲老家就在山西蒲州,当年回乡插队时,住的黄泥小屋与普救寺仅一墙之隔,地域文化的浸染与古典名著的熏陶,让老雷与《西厢记》结了不解之缘。若干年前有个《西厢记》研究学会,国内一流学者如林,六七十岁的长者在学会里尚属小字辈儿,担任副秘书长的雷建德则是个不折不扣的白马少年。时光禁不住晃悠,老雷如今已人至中年,正是思维与笔力成熟、老到的时候。

  “倒退二三十年,我就比较喜欢民间文学与古典文学。恰巧读到了不同版本的《西厢记》,沉醉其间。当然,都是戏曲文本。我就产生了按前人‘新翻杨柳枝’的方式,把剧作转换或改写成故事文本、白话小说文本,还创作了电视剧脚本,这也是传播古典文学与传统文化、扩大受众面的一种方式。现在回过头来看,出版西厢记三部曲是我最初的想法,不料想开弓没有回头箭,拿起笔就放不下,与西厢记结下不解之缘。”建德感叹地说。

  建德总编讲,眼下,山西电力报要扩成周二刊了,日常工作就一个字:忙!但倘若有可能,晚上十点后,翻一小会儿书。别的,先不多想啦。就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