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旅游

雷建德:愿做一辈子“雷西厢”

2018/6/11 16:59:45  百姓生活网

情定《西厢记》研究 

1957年,雷建德出生在黄河边上的小镇——风陵渡。10岁时,遇到了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因为历史原因,虽然没有了校园的钟声和宁静的课桌,但是天性好学的雷建德依然背着书包,苦读书本,他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偷读闲书”上,甚至包括父亲的中医《汤头歌诀》。从此以后,除了学习语文和算术,他找到了一片更为广阔的天地自由驰骋。少年时的经历给他的文学功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让他对中国传统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从小就背诵古典诗词,而在文革中与普救寺的“奇遇”更激发了他对于古典爱情名著《西厢记》的热爱。17岁时,他成为山西省永济蒲州的一名插队知青。蒲州有一座千年古寺——普救寺。历经“战乱”“文革”,这座古寺已然千疮百孔,但她的美丽传说仍在,精神永恒。元代王实甫《崔莺莺待月西厢记》中的“红娘月下牵红线,张生巧会崔莺莺”的爱情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艺术作品虽然是一种“主观的表达”,但是,艺术表达的支撑点同样源于对现实的关照。张生与崔莺莺的爱情故事流传至今,是一段妇孺皆知、耳熟能详的传奇佳话。普救寺是《西厢记》爱情故事的载体,雷建德经常途经普救寺,不时向当地老人询问关于崔张爱情的传说故事。置身于普救寺中,耳边回荡着美妙动听的戏词,更让他陶醉其中,仿佛能感受到崔张二人的脉脉含情。普救寺成了雷建德的世外桃源。在普救寺附近生活的几年光阴中,那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水沁润着雷建德年轻的心灵,以至于3年后,雷建德放弃了回城与父母团聚的机会,心甘情愿地留在普救寺附近的一个偏远变电站当电气运行工。因为这时他有了一个梦想:怎样在这个特别的地方,搜集整理出更多更美的《西厢记》民间传说神话故事。

于是,在工作之余,雷建德托人从县文化馆“借”出一本旧版本的王实甫《西厢记》(当时尚属禁书)。在乡间的职工宿舍里,伴着昏黄的灯下,他如饥似渴地阅读、抄写、阖目低吟。他反复咀嚼、来回品味,尝试进行二度创作。甚至,为了更敏锐得找到灵感的源泉,雷建德借住在普救寺里三大士佛洞写作。他经常一个人在窑洞里冥思苦想,在煤油灯下“开夜车”。

为了对古典名著的再创作,没有上过大学的雷建德,克服工作压力大、生活困境多等种种困难,凭着毅力和信念,挤时间自学了汉语言文学、美学原理和中国诗词韵律学等教材。他在研读了大量古典文学代表作品的基础上,详细整理和研究了西厢遗迹和西厢趣话,在不断钻研的过程中夯实了文学创作的基础。

美丽的梦想,终因雷建德近乎固执的坚守,渐渐形成了一个自成体系的研究成果。这不仅成就了雷建德的传播《西厢记》的梦想,也为“西学”研究带去了新的创作思路。

王《西厢》是元杂剧,虽然艺术价值极高,但戏剧韵律难懂,不可能在当今社会广泛传播。雷建德就“把有关《西厢记》优美的口头文学记录下来,加以研究整理,在原有基础上进行了一番再创作,是作者对《西厢记》民间传说的第一次整理。”(“人民艺术家”、西厢记研究会会长寒声语)

几经寒暑,数易其稿,雷建德的处女作《西厢轶事》一书,达到了文白结合,顺畅完美的境界。它不仅将民间故事、神话传说与《西厢记》中精彩的唱段融为一炉,同时又将剪纸作插图,形成一种全新的文本。1988年7月,该书由陕西旅游出版社出版。《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文艺界通讯》《火花》等多家报刊均编发了评介文章。戏曲界、文学评论界的诸多专家、学者给予《西厢轶事》极高评价。戏剧大家马少波认为,《西厢轶事》很有学术研究和社会传播价值。他给该书的贺词是:“离愁千缕从何剪,全凭着情真意坚。有情人都成美眷,早些儿也月儿圆,迟些儿也月儿圆。”文艺评论家刘晓声称赞:《西厢轶事》“把旅游和民间文学、神话故事相结合,是该书的一个亮点;同时,力求将故事叙述得质朴新颖、雅俗共赏。张生酬韵借西轩、莺莺考琴结良缘、红娘遇难变成鸟等民间传说,篇篇可独立成章,连起来看又如金线串珠一般紧紧围绕故事主线。”

《西厢轶事》出版后,雷建德继续研究,时有著述。

1989年415日,雷建德游记《普救寺小记》发表在《人民日报》上。

1989年9月,雷建德出版《西厢记电视文学故事》。王季思作序,赵寻题词,董寿平题写书名。

1990年11月,由雷建德编剧的《普救寺与西厢记》电视风光专题片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间段播出。《人民日报》“大地”副刊评介说:“它通过简洁明快的艺术手法,既展现了新修复的普救寺的俊逸风采,又撷取了《西厢记》中的主要故事情节,体现出了‘西厢’‘普救’连理红的主题。”

1991年11月,雷建德《白话西厢记》出版,让《西厢记》杂剧以章回小说的形式呈现在广大读者面前。吴晓铃、郭汉城和李雪峰等专家、领导以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媒体,都予以好评。国际研究《西厢记》著名专家田中谦二(日本)、伊维德(荷兰)教授,主动在该书扉页上签名、并欣然邀其合影,以示肯定和支持。

1997年12月,连环画册《西厢轶事》正式出版。

除了通过文学、影视等形式展现《西厢记》之外,一次偶然的机会,雷建德在听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时,忽然联想到,《西厢记》与《梁祝》在某种程度上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为什么《西厢记》不可以融入当地蒲剧和眉户剧的音乐元素?时隔不久,由雷建德作词的民族交响叙事曲作品由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了。该作品清新动人,凄婉优美。2006年7月,经当地音乐家协会主席谱曲,全国著名音乐大家张福全为其配器,张维庆题词,杨波作序,一部《西厢记叙事交响曲》在香港问世了。

2008年10月,旅游电视文学《白话西厢记(后传)》出版。姬鹏飞题写书名,郭汉城予以题词。

2012年12月,雷建德《<西厢记>研究成果集锦》画册面世。北京著名书画艺术家林蘭子题词:“一部西厢描有情眷属不朽实甫,半生心血酬因果菩提立言建德。”20148月该画册经补充若干资料后又一次印刷。中国新闻网、中国网、中国旅游新闻网等媒体予以报道。 

倾心《西厢记》收藏 

艺术的创作过程也是情感的传递过程。列夫·托尔斯泰曾说:“人们用艺术传达自己的感情。”雷建德多年来沉迷于《西厢记》原著、民间文学、神话故事及百十多本研究与创作资料,责任感、使命感、槡梓情,使他与《西厢记》结下终身不解之缘。多元化写作的方式为他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同时也体现出了他深厚的文化和文字功底。同时,他也不忘在写作之余积累对于时代精神和社会人文的细致感悟。多年来,雷建德一直在搜集整理与《西厢记》有关的多样文化艺术形式,使其对于《西厢记》的研究更加多元与丰满。

他在游览国家博物馆古代中国陈列馆内“辽宋夏金元时期”,橱窗里醒目展出的《明凌濛初刻本王西厢》和《清末民初刘世衍刊本董西厢》令其眼睛一亮;他在中国园林博物馆二层的中国园林文化厅内,“园林与传统戏曲”展示橱柜里展出着清代刻本(16441911)《西厢记》,进一步印证了园林与戏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园景与曲情互为映衬,相得益彰,珠联璧合。在雷建德的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西厢记》的痕迹。这些精美的文化艺术品也再次激发了雷建德再创作、尽心传播《西厢记》的美学情趣。

 进入朋友、文友、网友、藏友眼帘的展品,既有著名作家冰心楷書節錄西廂記詞、丁玲与《西厢记》、著名戏剧大家马少波手稿西厢记、著名画家黄永玉与西厢记、范曾题字名家王叔晖经典名作《西厢记》、著名歌唱演员邓丽君与《西厢记》、周杰伦《西厢情缘》、景德镇精品高档瓷瓶名人名作大师章亮《西厢记》瓶、北京面人彭的面人作品西厢记、庞国华先生人体彩绘艺术《西厢记》,又有元青花“西厢记”青花梅瓶(西厢记)英国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藏品、古镇同里门窗隔扇上《西厢记》浮雕、《西厢记八卷()金圣叹批》、民国著名女画家丁慕冰“西厢记人物”图、郭沫若对《西厢记》的改编和现代阐释,以及国外回流满工雕花西厢记铜卷缸、精美的日本邮趣协会邮折《西厢记》、西厢记(俄文精装原版书多幅木刻插图)、德文译本1922年刊出《西厢记》等等。 看罢展览的文友们说:确实为大家提供了一个学习、交流、互动、传播的平台。

1997年至今,他先后到美、法、德、荷、日等57个国家进行国外大百科全书有关评介《西厢记》的探寻考察,将国外对《西厢记》的评价收入囊中。他发表在相关专业报刊上的论文《〈西厢记〉与〈罗密欧与朱丽叶〉纵横向比较》,将我国13世纪的元杂剧《西厢记》与17世纪沙翁笔下的《罗密欧与朱丽叶》进行横向及纵向的比较,从题材(爱情)、体裁(戏剧)、主人公的思想性格、作品的悲喜剧因素等方面,都进行了比较研究,得到相关专家学者的首肯。

雷建德有一股“不唯书、不唯古”的求真精神。面对《西厢记》这样一部厚重的历史名著,雷建德却乐于“鸡蛋中挑骨头”。他认为,原著唱词中的“枫叶”,应为“柿叶”。不管从历史记载看,还是到实地考察,蒲州当地是没有枫树的,只有漫山遍野的柿子树,深秋时节火红火红的连成一片。雷建德纠正了前人的误解。经他纠正的原著中类似于此的“误解”,达几种十几处之多。同时,在尊重原著的前提下,在考证史料及听取故事后,再创作时,他有意增加、丰富了若干内容,比如为了表现相国崔夫人的尊贵,专门为她“添”了贴身丫环彩珠;为了充分体现张生的才气,在他到寺中借宿时,特意设置让寺中和尚给他出题与其酬韵的情形等等。 

痴迷《西厢记》网展 

如今的青年人,已经不可能再独坐书斋细读红楼西厢,他们更习惯于通过移动终端获取信息和知识。怎样才能利用网络平台推出这古老的爱情文化,吸引青年人在网络上欣赏《西厢记》呢?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西厢记》,2013年9月,已近花甲之年的雷建德,运用“互联网+”思维,在他的工作室创建了全国首家“西厢记网络展览馆”,共计10个展厅,约9000件展品,通过系列文字、图片、声音及三维动画、VR、虚拟现实等方式呈现《西厢记》相关珍品,促进《西厢记》优秀资源共享化。展品中不仅包括国内外多家博物馆馆藏的《西厢记》精品,同时还收录有散落于民间的有关古籍、手抄折子、影印本等。此外,还将老百姓耳熟能详喜闻乐见的各种地方戏剧巧妙地穿插其中,凡喜爱中国古典戏曲的人们都可在网络展览馆上尽情浏览各种版本的《西厢记》,同时还为从事古典文化研究者提供丰厚的民间文化资源。人们随意用鼠标轻轻一点,即可步入一个触手可及似幻似真的三维境界,感受大雄宝殿氤氲缭绕的香火,重温梨花小院那远去的爱情。

“西厢记网络展览馆”,不仅填补了国内外《西厢记》展览一项空白,并开启了人们随时随地读西厢、爱西厢,收藏西厢、研究西厢、传播西厢的新时代,拉近了《西厢记》与各国人民的距离。

今年127日,“西厢记网络展览馆”的一组展品入选《法国邮票印象——中国殿堂级艺术家篇章》,以中法两种文字介绍呈现在法国巴黎中法建交53周年庆典上,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

今年4月,《西厢记》故事诞生地——山西省永济市对该市首届“十大新乡贤”——研究、创作、传播《西厢记》学者雷建德的颁奖词是:“年少时看西厢,长大时写西厢,年老时品西厢,网络时代网西厢。作为一名西厢人,从少年到花甲,一生专注一件事,把西厢记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这就是您——‘雷西厢’的人生传奇!”同时,普救寺还聘请雷建德为“西厢记文化顾问”,并授予其“功勋旅游员工”称号。

  雷建德从1990年6月任职于山西省电力工业局,刚刚从《国家电网报》记者站站长任上退休,初心不改,执意将他的西学事业进行到底!(文/范利明 杨帆帆 雷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