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资讯

“拐点”中的决策——寻找晋商新崛起之四

2018/7/12 21:43:00  百姓生活网

本网讯  “拐点”上的决策事关成败大局。“产业选择比努力更重要”“赢在拐点上而不是起点上”。

昔日与今日晋商,既有“拐点”中决策的失败又有成功的案例。为什么会赢在“拐点”呢?

 

研究晋商发展历史和世界现代经济发展趋势,发现一种启迪:“拐点”上的决策事关成败大局。

此文写完之时,突然从2016年720日《山西日报》看到一篇报道:“产业选择比努力更重要”。另一篇叫:“赢在拐点上而不是起点上”。两篇报道均与笔者研究的观点不谋而合。

先说败在“拐点”(即转型之机)之一。晋商票号于1823年在白银交易基础上而创新成立,用银票代替了白银转送和交易,既赚了费用又推动了社会和经济发展。但到清末,当欧洲银行出现并替代银庄进入“拐点”之时,清政府制定了《大清银行则例》,第十二条明确将我国票号划入银行系列。这是银庄向银行转型的一个“拐点”,当时在北京的晋商联合工会领袖李宏龄多次给山西票号蔚泰厚大掌柜毛鸿翙致信,建议组建“三晋汇业银行”。但受到毛的拒绝,致使晋商票号日落西山,被银行替代了银庄。

败在“拐点”之二,山西“一煤独大”致使今日晋商输得很惨。2006年山西煤炭产量约7亿多吨,全国为23.25亿吨。此时煤炭已出现过剩苗头,管理部门也发出信息警示等。面对煤炭过剩苗头时任山西省省长在当时省人大做报告时,明确提出:“山西煤炭今后零增长,决不能超过年产8亿吨,产能过剩损失很大”。有记者还把此内容发表在人民日报的《中国经济周刊》上,在中央部委报纸也刊发“煤炭过剩,赶快组建山西煤炭‘欧佩克’(世界石油控产组织)”。

当山西及中国煤炭出现投资热,违背市场经济规律之时,山西经济出现从重化工向轻工业及旅游等转型之时,时任的省领导及专家学者和记者提醒山西经济处于“拐点”,应加快转型发展。但中国及我们晋商不仅没有抓住“拐点”转型发展机遇,反而加大了煤炭工业投资,据统计“十一五”期间,中国煤矿基本建设投资高达1.249万亿元,平均每年投资2479.94亿元,而“十五”期间五年共计投入2253亿元。“十一对煤炭基本建设投资是“十五”的5.54倍,相当于新中国成立以来55年来总和的2.8倍”。而2011年又投入了4700亿元,2012年又投入5570亿元。从2006年至2012年共计7年期间,累计投资高达2.27万亿元,再加上建井技术、开采技术及装备水平提升等,可增加产能约21亿吨。其中在“十二五”期间可形成产能15亿吨,留到“十三五”约6亿吨。

没有抓住“拐点”转型发展,导致中国及山西煤炭等形成严重产能过剩,造成巨大损失。据统计,到2015年底全国煤炭产能已形成50多亿吨,山西约10多亿吨,但到“十三五”中国煤炭需求最多42亿吨,山西约8-9亿吨。到2015年中国煤炭负债3万多亿,山西7大煤矿集团负债1万多亿。山西煤企欠发工资欠交养老金等数额不少。事实说明,今日晋商又输在“拐点”上。

再说说赢在“拐点”上。昔日晋商从盐商发家到票号经营,从“走西口”到“万里茶路”等等都说明赢在“拐点”上,加之“拐点”后的诚信经营和创新发展等等,从而使晋商辉煌了五百年。

今日晋商也有赢在许多“拐点”上的案例。介休一家煤焦集团,从上世纪的1994年投资绵山旅游,累计投资约20亿元,现已形成60多亿的旅游资产。乌金山旅游景区,是晋中一个煤老板从2009年累计投资11.6亿元,现已形成国家森林公园式的4A级景区。还有“山西品牌中华行”等都抓住“拐点”,实行转型发展,取得了成果。特别是《山西日报》报道的“产业选择比努力更重要”的那家企业先在三次“拐点”中决策转型转产发展,适应了市场经济发展规律,取得了一次又一次成功。

昔日与今日晋商,既有“拐点”中的失败又有成功的案例。为什么会赢在“拐点”中呢?在“拐点”中你转型不转型发展?类似产品产业很多,都面临“拐点”的选择决策。正因为此,海尔张瑞敏说:“只有时代的企业,没有成功的企业”。“拐点”中的决策事关成败,是因为世界科技飞速发展,新科技、新技术、新材料和新工艺层出不穷,导致产业转型和企业创新加快发展,因而“拐点”必然随时会出现,你抓不住“拐点”及时转型发展,坚持生产老产品必然会逐步被淘汰。如电动汽车出现,一辆电动汽车只有200多种零部件,而一俩汽油车有2500多种零部件。电动汽车跑百公里所需电费约10多元,而汽油车约40元左右,现又出现无人驾驶车。汽车生产和消费的“拐点”已初现端倪,类似的家电、信息产品和生物产品的创新和发展都出现这种“拐点”,你不随时发现及抓住“拐点”转型发展行吗?(赵加积)

责任编辑:温天亮

 

相关阅读